回到我的身边好吗?

很久以前写过的一篇短小说,贴在这里和大家共享一下,就算是跑下题吧!


 

在浩瀚的大海里生活着一种鱼。我不知道他们是属于何种科目,叫什么名字,只是知道他们的体型不大,外表也很普通,长着一双有神且富有智慧的圆圆地眼睛。他们生活在大海的深处,那是一个尚未被人类探索到的领域。他们在那里世代生息,过着群居的生活。但他们的生存方式却十分特殊,因为他们的食物并不是其他生物,而是他们自己。如果一只成年鱼不够强大的话,那么就回被另一只比他强大的同类吃掉。他们就在这样一个残酷的生存规律中繁衍着。直到大海干涸的那一天……­

所有的小鱼自他们出生到成年都是靠父母喂养的。当他们能够强大到独立的捕杀到其他成年同类的时候才能离开自己的父母,独自来到这片海域自由的游荡并生存下去。­

在这个庞大的种群里有一条名字叫做汐的鱼。父母曾告诉他,因为他是在几年前一次巨大的潮汐后出生的,所以才取了汐这个字给他做名字。他就快成年了。不再喜欢依偎在父母的怀抱里,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渴望父母能够给他多留下一点食物。他想自己去捕食。他每天都去用自己的牙齿撕咬周围的一些很有韧性的海草。因为他怕自己的牙齿不够锋利,他怕未来的某天在自己寻觅食物的时候却被别人饱餐一顿,他真希望自己能够变成一只鲨鱼,但那终究只是想想而已……­

汐在渐渐成长。他开始每天都离开父母一段时间去外面的世界自己游荡一圈,这是一只即将成年的小鱼必修的一课。他经常会看到同类间相互残杀的情景,鲜红的血顿时向四面蔓延,浓烈的血腥味让他很兴奋,但他却要把自己隐蔽起来,否则下一个鲜血四溅的可能就是他了。­

像这样的日子,汐不知道已经度过了多少个,在这些日子里,他认识了许多朋友。但基本上都是与他年龄相仿的同类,因为想要结交比他年长的同类做朋友毕竟是一件危险的事。­

在汐所有的朋友中,有一个叫水的女孩儿。汐经常会想,水是不是真的像她的名字那样,有一种水的温柔呢。他们相处的很好,聊的也很开心,他们成了每天都会相遇在一起的好朋友。因为相遇已经成了彼此间的一种习惯。假如有一天汐没有看到水,他就会有一种茫然的失落感。他每天都会游到一块大石头的背后,去等待着与水相遇的时刻,期待和水一起度过这一天里剩下的时光。他们并没有约定过这里就是他们每天相会的地方,但两个人共同的习惯却让这块大石头的背后天天都会出现他们的身影。甚至汐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是水先喊他的名字,即使他看见了正向自己游来的水,也习惯性的等待着水的声音和自己的名字。因为汐并不自信,他总是怕对面的水不是向他游来的。他怕水是去找自己身后的某条鱼,他怕先喊了水会打扰了她。但是水似乎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她总是在看到汐的那一瞬间便喊出了汐的名字。就这样,汐和水每天都拥有着一段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美好时光……­

那块大石头的背后也一直持续着两条鱼儿的身影……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敏感的汐察觉到了自己一些因为水而出现的问题。看不到水他会很失落,看见水的出现但却没有向他游过来他会很害怕,怕水会向别的鱼游去。他明白了自己的这种感觉是因什么而来的。汐喜欢上了水。但他以为水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的朋友。没有他,水依然会像从前一样很快乐的生活。不过汐知道他自己却将很难接受某一天水的突然离去。他害怕那一天的到来,害怕那一天的心痛。所以,他决定主动离开水,用今天的痛来取代将来那未知的一天更深的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汐想了好久,他不想用渐渐冷淡水的办法来使自己慢慢的远离水,因为他怕在把水真正淡到消失的那一天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已经升温。所以,他想以最快的方式来结束与水的来往。­终于有一天。还是那片熟悉的海底,还是那条以大石头为起点的路线,汐与水像往常一样在一起散步,聊天。突然,汐停下了脚步,并对水说:­“嫁给我好吗?”­一句话让彼此都沉默了好久。但结果还是水拒绝了汐。也许水是以为汐在开玩笑,因为他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总会有很多玩笑话。但汐却用这句话为自己证明了水并不喜欢他,正如汐自己所预料的那样,水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朋友而已。虽然汐并不知道,一个女孩儿是根本无法接受他这种以貌似很轻浮的语气来表达感情的。­之后,他们像刚才一样的游着,聊着。聊着各自的现在,各自的未来,甚至是一些无聊的话题。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虽然汐的心一直失落着……­难眠的一夜,最终汐还是决定去做他自认为很正确的了断。第二天,一切都显得像往常一样,平静的海水没有多少起伏与波动。汐依然在那块大石头的背后等待着水,水也照常边喊着汐的名字边向汐游过来。但是汐的表情却严肃起来,他郑重的对水说:­“我们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了好吗,结束我们的这种习惯吧。在我们开始的那一天我就已经准备好了结束的这一天。”­水怔住了,她难以接受,她不相信汐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来什么……­水很生气,很伤心,她说她再也不要理汐了。­水决定,离开这个狠心绝情的汐。­水哭了,在她将要转身离开的那一刻。晶莹的泪水涌出水的眼眶,融入了包围在身体周围的海水里,浸过汐的每一片鳞角,穿过汐的每一层鳃片。同时,也在融化着汐的心……­水走了,留下除了和海水一种滋味的眼泪外,还有一句“不要再理我了”­。汐在心酸,他没有想到水会有这种反映,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和做法……水走了,汐在伤心。他发现自己非但放不下水,反而让自己对她的心在不断升温,他明白了,这才是真实的自己。真实的自己是放不下水的。­  汐知道是自己错了,他想挽回水,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该说些什么才能让水原谅他。他不敢去请求水再回到他们从前的那些日子里。因为他知道其实自私的人是自己,他想逃避未来的心痛却不料伤害了水。今天的后果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是这一切的元凶。­  水走了,汐却每天都在想着她。汐天天都游到那块大石头的背后,呆上一整天,等待着水的出现。有时,他会躲在一簇繁茂的水草下面,他不敢被水看到自己。因为水曾说过:她再也不想理他了,她需要安静。他怕水的这句话是真的,他怕水会伤心,他怕水看见他的时候会扭头而去。­  在那之后的几天里,汐在大石头下有好多次都看见了水。每一次都让汐的心随着一阵疼痛而颤抖一下。有时候他会上前去喊水,希望水能够原谅他,但他总怕听到水绝情的回答。所以他更多的还是躲在那簇水草下,默默的注视着水。他猜测着水在那里等待的会是谁,会不会是自己?但当想到这里,他都会浮现起水的那句不要再来纠缠她的话。这句话总是又把他推回到那簇水草的下面。­他多想对水说一句:­“回到我的身边好吗?”­“原谅我这次所犯的错误,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了,回到我的身边好吗?”­但汐知道,水不再想听他说什么了,他所拥有的只是他与水之间往日的记忆。­汐在自责,汐在悔恨。他离开那块载满了他们过去的大石头,离开那簇隐藏着自己的水草,向着一个未知的方向拼命的游着。­不知游了多久,汐远远的看到了一块大陆,陆地上有一条大河。­这里应该已经离他的同类们很远了,因为这一路他都是逃过来的,躲过了许多庞然大物的追捕。这些大怪物在之前他们种族的地盘上是从未见过的。­为了安全,他游进了那条铺在陆地上的大河。这里已经没有了水的眼泪的那种味道。但无论是在海里还是在河里,汐总是无法逃出水的影子,因为他就生活在水里。他是离不开水的。­逆流而上,许多沙石随着激流向他扑来。他左右闪躲着,不知道游到了什么地方。只觉得河道越来越窄,水流越来越缓,阳光也越来越强烈,因为水已经清澈了许多……­他游啊游,不知道已经游了几个昼夜……­他终于停下来,因为他累了,也饿了,这里没有他的同类……­“看,这有一条小溪。”­“是啊,我看到了。”­这时,溪边出现了两个年轻的人类,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继续着彼此的对话。­“你听,这小溪的声音多悦耳啊,叮玲玲的很清脆。”­“那是水的声音,她很快乐,就像我们两个这样,所以她才会发出那种清脆的声音来传达自己的心情,好让水里的鱼儿和她一起快乐。”­“嗯,或许是吧,我们再去那边看看!”­两个人类走了,而汐还停在那里,他很明白,清脆的水声,并不一定就代表着水的快乐,也许那是她在哽咽,流淌着的自己正是她的眼泪……­汐转过身体,顺流而回,他决定回去找水,去救回这份感情。他发誓,当他找到水的时候一定要对她说:“回到我的身边好吗?”
汐伤痕累累的回到了他的家。经过这次遥远的旅途,他险些丢掉了性命,但却强壮了许多。
可是,他顾不上发现自己的这些变化。他只想水。
水在哪里?这是他唯一想知道的事情。
汐游到那块大石头的背后,环顾着四周。这次他没有再去躲在那簇水草下。他想让水看到他,他想再去听到水喊他的声音。但一切依旧是那样的平静。水也依旧没有回来。
汐很失望,他沿着他们曾无数次游过的路漫无目的的游着。他想看到水,哪怕只是一个身影。
“汐”。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在汐的身后响起。
汐惊呆了,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猛然的抖动一下尾鳍,将自己的身体转了过去。
然而,那不是水。
“汐,你是不是在找水?她在你走了之后就每天一直沿着这条路像你这样来回的游着。但是昨天她遭遇了一条凶悍的成年鱼,她死了。这是她唯一留下的一片鳞。”说着,女孩儿的眼泪流了出来并从嘴里吐出了一片鱼鳞。
汐死死的盯着那片鳞,一动不动。他终于见到了水。水留给他等待的只有一片鳞。
汐的眼睛湿了。但他想起了水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她说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儿,是不会轻易让别人看到她的眼泪的。而他是一个男人。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比水更坚强。他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将泪水挤进了心里。
汐要过了水的那片鳞,将它含在嘴里。
汐游走了。但他却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不知不觉中,他又回到了那块大石头下。他不敢再去回想曾经这里的那两条每天都在等待快乐的鱼儿。因为心里的泪水已经快装满了。
汐转过身体,摆了摆自己的尾巴。
汐也走了。在那条他再熟悉不过的路上。
写到这里,我不禁问汐:
“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或许永远都会在这条路上吧。”
“那你的心里还有水吗?”
“我的心里全是泪,但泪也是苦涩的水。”
“你要永远带着水的那片鳞吗?”
“我曾发誓,不会再伤害水了,这片鳞是水唯一给我留下的东西,丢弃了它就等于丢弃了水,那样水会又一次伤心的。而且我听见了水在对我说:‘其实现在这样挺好’。”
汐没有回头,他继续对我说:
“我的故事你已经写完了,你终于可以在这里放上你等待已久的句号,而不用再像前面写的那样都用省略号来结束了。”
我对汐内疚的点点头,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对不起,我没能让她回到你的身边。”

发表评论

3 条回应

  1. 猫主席说道:

    后面的字比前面的字变黑了。。。

  2. 匿名说道:

    [欢迎]

    1. Tiotip说道:

      [大笑]